第10章 发 廊艳 遇洗头女-医道艳途 best365怎么下载_best365身份证验证_best365手机版

医道艳途

第10章 发 廊艳 遇洗头女

林中落叶2018-3-5 17:15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晚上天气不好,下着毛毛小雨,吴四爷没有出摊,他有些想老婆了,就去话吧里给她打电话,就是不能触摸到她的身子,和她说说话,也画饼充充饥撒。

    他刚走进话吧里,只听一个人在高声嚷嚷,好像是在跟老谁吵架似的。

    吴四爷走近一看,竟然是和他一起摆摊卖小菜的“小四川”在和老家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问“小四川”:你在哪里做什么啊?

    他扯着嗓门说:“我在北京做生意呀!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吴四爷没听清,只听“小四川”说:“哎,一般般啦,一般般啦!”

    好像还很谦虚似的,口气却蛮大的。

    吴四爷心里好笑:就几根葱,几颗白菜,摆在北京五环外郊区路边的一个小地摊,成天像一只小老鼠,被老猫撵得东躲西藏的,这也叫做在北京生意?冒充什么大尾巴狼啊!

    吴四爷在“小四川”旁站了一会儿,找了一部电话,一边拨着电话号码,一边瞧着“小四川”。看他打电话那种得意忘形的模样,俨然是一个在北京开大公司的大老板,款爷。

    只听“小四川”又高声说:“客气啥子嘛?敝脱一点,来北京耍噻,我亲自领你去耍,到天安门,到长城,保证你耍得安逸!”

    吴四爷电话没打通,走了出来,想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吴四爷路过一家美发厅门前,美发厅里有三个小女孩向他招着小手,其中一个娇滴滴地喊:“哎,大哥,洗发吧,进来洗发吧!”

    他瞧了一眼那小姑娘,挺漂亮的,在灯光下,那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好像能说话。她挺着胸,扭着腰,翘着臀,向他飞着媚眼。

    要在平时,吴四爷是不会理她们的,他听人说过,她们明里是洗发,暗地里却是干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    他并非是正人君子,不好女色,而是因为自己一人在外,人生地不熟的,怕人家设圈套,受了奸人陷害,失了钱财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,吴四爷无事可干,闲得无聊,出租屋里又没有电视,睡觉又太早了点,再加上身上的钱也不多,就是有人想加害自己,也损失不大。

    于是,他想,洗洗头,没什么要紧吧?只要自己身子正,几个小女子又能将自己奈何呢?

    于是,吴四爷走进了美发厅,平身第一次干洗头发。

    美发厅不大,房屋中间挂着布帘,把房屋隔成了两间,前面只有两把理发用的椅子,布帘后面也只有两张小床。

    给吴四爷洗发的,还是那位向他招手的漂亮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只见她上身穿着乳白色吊带小褂儿,两个白晰而又挺拔的*露出了一半,*看得一清二楚。下身穿着黑色超短裙,露出白白的肚皮和肚脐眼,裙子下面露出两只细嫩的长腿,像两根莲藕一般。

    吴四爷想,古代西施,恐怕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   小女孩给他洗着头,吴四爷有时从镜子里偷看一眼那小女孩,虽然眼睛不太好使,看得不是太清楚,但还是看到那小女孩在朝他笑,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先在吴四爷头发里放入洗发液,然后再用两只小手在他头发里,先前再后,先左再右,来回地抓,来回地搔,来回地搓,来回地揉,来回地挠,如此几个来回后,就用清水冲洗,洗毕,再回到坐位上,进行头部按摩。

    小女孩用她纤纤细手抱住吴四爷的头部,放在了自己的胸部,开始用双手中指点压吴四爷的太阳穴,由轻到重,由揉到刚,接着用力点压额头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吴四爷的后脑勺枕在小女孩的胸部,正好在她的两乳之间,就像压在了两只小兔上,小女孩每用力点压一下他的头部,吴四爷的头就感觉那小兔直向上挤,只往外拥,弄得吴四爷心里头,就像有一条蚯蚓,要从下往上爬,痒痒的,酥酥的,整个人就像在云里,像在雾里,飘飘然。

    吴四爷两眼睛紧闭,久久不敢睁开。

    大约40分钟左右,只听那小女孩用甜甜的声音说:“大哥,洗得还行吧?要不要点别的服务?”

    说完用双手拍了一下吴四爷的双肩,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吴四爷身子一颤,好像一下子从梦中醒来了,连说了两个“行行”字,站起来,就付钱。

    别的服务?

    他想都有没敢想,溜出美发厅,像做了小偷似的,头也不敢抬,淋着小雨,走回住处。

    真他妈爽!

    他躺在床上,胡思乱想起来,久久无法入睡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