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章 厕所借招难变易-医道艳途 best365怎么下载_best365身份证验证_best365手机版

医道艳途

第15章 厕所借招难变易

林中落叶2018-3-5 17:15:3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成天想着这件事,吃饭乏味,睡觉不香,做生意没心事。

    他跟胡莎夸了海口,却不知道接下来如何应对。

    出了摊回来,一边整理那些收购回来的药品,一边看药品包装盒上的说明书,他看到有些消炎药也可以治疗性病,他想拿几板诺佛沙星胶囊或阿莫西林胶囊让胡莎试一试,应付一下。

    这时正是1995年秋天,北京的天气已经变得凉爽起来,路边树木上的叶子逐渐变黄,又慢慢变红,已经纷纷下落,一阵一阵的风吹起,到处“哗啦哗啦”直响,满天都是灰蒙蒙的粉尘,弄得行人无法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吴四爷的地摊越来越不好摆了,那些药品常被吹得七歪八倒,药盒上也是落满了灰尘,外包装没有了看相,药就没人要了。

    “小四川”告诉他,到了冬天更不行了,民工们都陆陆续续地回老家了,生意也就越来越不好做了,“小四川”说,他一进冬天就买火车票回老家四川去。

    几次晚上,吴四爷拿着药品,走过胡莎她们美发厅门前,见她们大门紧闭,想进去,却又没有进去,怕这药没效。

    好在她们不像夏天,开着门做生意,小姐们也不在门外招揽生意,她们没有看见他,他又拿着药回住处了。

    这天,吴四爷到一家公共厕所里屙尿,看见厕所墙壁上新贴了一张小广告,巴掌般大小,只见上面写着:

    性病一治就愈,无效全额退款。电话号码:某某号。

    醒目的黑体字,没有地址,却有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吴四爷赶紧撕下那纸片儿,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,回家抄下电话号码,就到话吧打电话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一个男人,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后,才说出了地址,最后才告诉他“到33号找朱大夫”。

    那家性病诊所也在北五环外一个村子里。

    吴四爷拐弯抹角窜穿过了好几个小胡同,才在一家民宅里找到那个33号。

    诊所没有招牌,大门开一半关一半。

    吴四爷在门前走了两遍,才决定进门问一问。

    屋里只有一个看书的小伙子,估计有十七八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吴四爷想:难道这小伙子就是治性病的医生?吴四爷有些怀疑……

    吴四爷小心地问:“请问,朱大夫是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那小伙子打量吴四爷足足1分钟,才说:“是。您是看病吗?您稍等一会儿,朱大夫出诊去了,不一会儿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伙子自我介绍说:“我叫虾崽,是他的徒弟”。

    虾崽搬来一把椅子,让吴四爷坐下,然后又端来一杯开水,说:“您就坐在这儿等会儿吧,不一会儿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不再说话,继续坐在那儿看书。

    吴四爷坐下来,喝着水,打量打量了这屋里。

    这屋子不大,有前后两间,前面屋子里只有一张办公桌和几把椅子,其它的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里面屋内,开了一个后门,紧关着。里面屋里也只见一张小床,上面铺着颜色发灰的床单。

    吴四爷想,这门诊不像老家里的村卫生室,有摆得满满药品的柜子,有多个挂吊瓶用的铁架子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10分钟左右,一个中年男人侧身走了进来,连说:“久等了,让您久等了!”说着便坐到了诊断桌后。

    吴四爷估计此人便是朱大夫,也坐到诊断桌旁边。

    朱大夫什么也不问,看一眼吴四爷,两眼望天,呷一口茶,作了一会儿沉思状。

    心里自认为已猜出七八分了,他认为吴四爷是单身在外的民工,因常上美发厅,与小姐鬼混,才染上性病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